如果只是偶尔为之的社会活动尚能应付

2018-07-12 02:22

为此,在代表法修正案草案尚在审议阶段之时,郑重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重新审视基层人大代表的创新之举,为代表能与群众更紧密联系创造条件。

23日,代表法修正案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。草案明确规定代表不得设个人工作室。草案建议增加规定,代表不脱离各自生产和工作岗位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表示,鉴于中国各级人大常委会的办事机构、工作机构是代表履职的集体参谋助手和服务班子,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。

事实上,很多人大代表在履职方面都存在两会上露露头发发言鼓鼓掌,两会后难觅仙踪的问题。究其原因,除了一些代表政治修养不高、参政能力有限、为选民服务的态度不够端正外,还跟他们分身乏术,难以在本职工作与人大代表职责之间寻得平衡点有很大的关系。在现行制度下,人大代表其实是光杆司令,凡事都要亲力亲为,如果只是偶尔为之的社会活动尚能应付,一旦选民热情高涨起来,纷纷向自己的代表寻求帮助、主张权利之时,代表必然力不从心。

目前出现的代表个人工作室,还只是进化未完成的民主政治半成品,说白了不过是使代表多了一个办公场所,增加了工作人手,提高了工作效率,形成初步的团队支撑。若按此趋势发展,个人工作室将进一步发展演进为代表办公室,形成由秘书、助手为紧密层的人大代表工作团队。而这个推演的过程,也应该是代表主观能动性进一步得到发挥、履职能力进一步提高的过程。

在现行制度下,人大代表其实是光杆司令,凡事都要亲力亲为,如果只是偶尔为之的社会活动尚能应付,一旦选民热情高涨起来,纷纷向自己的代表寻求帮助、主张权利的时候,代表必然力不从心

代表的个人工作室当前依然处在一个实验阶段,经费的支出来源、人员的调配使用等均缺乏依据,处在合理却不合法的运行状态。在这种情况下,个人工作室的存活完全仰赖地方有识之士的高度政治使命感在推动——这大概也是个人工作室无法大面积推广的原因所在。

代表法自1992年颁布以来,人大代表履职出现了一些新情况、新问题,其中最大的问题之一恐怕是人大代表面对日益高涨的民主诉求,如何开创性地履职,为此,一些地方人大代表就设立了个人工作室。此次代表法修正案正是对这一最新动向作出了相关规定。李适时主任的解释理论上没错,但也应看到,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互动关系日趋密切,从方便选民联系代表的角度出发看,仅仅依靠各级人大常委会这一唯一的中介联系,既不方便,也不高效。